FOGSTAND
Gallery & Studio


︎︎︎ EN

Contact ︎︎︎ 聯絡
Support ︎︎︎ 贊助
About ︎︎︎ 關於

︎︎︎ Facebook
︎︎︎ Instagram

Exhibition
       Current ︎︎︎ 當期
       Archive ︎︎︎ 歷年
Artist ︎︎︎ 藝術家
Workshop ︎︎︎ 工坊
Residency ︎︎︎ 駐村
News ︎︎︎ 新聞
Shop ︎︎︎ 販售



FOGSTAND Gallery & Studio is a nonprofit art space and creative education centre located in both Taiwan and USA.


︎︎︎ EN

Exhibition
      Current︎︎︎當期
      Archive︎︎︎歷年

Workshop︎︎︎工坊

Residency︎︎︎駐村

Artist︎︎︎藝術家

News︎︎︎新聞

Shop︎︎︎販售

︎︎︎Facebook
︎︎︎Instagram

About︎︎︎關於

Support︎︎︎贊助

Contact︎︎︎聯絡

FOGSTAND Gallery & Studio is a nonprofit art space and creative education center located in both Taiwan and USA. Established since 2014, FOGSTAND aims to promote and exhibit rigorous creative projects that maintain the ability to channel into a broader emphasis on creative education throughout eastern Taiwan. Attentive to its unique context, FOGSTAND’s primary focus is on bringing contemporary creative practices into a reciprocal exchange with local communities.



©2014-2020 FOGSTAND Gallery &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2019-2020 annual program sponsored by NCAF (Taiwan)



Web template
by Cargo

Web maintenance
by Wen-Li Chen




展期: 10/26 - 11/24/2019
開幕: 10/26/2019, 1-5pm
地點: FOGSTAND @ 花蓮,臺灣

余春琳(生於1984年,新加坡)

2013年畢業於英國格拉斯哥藝術學院碩士研究所。作品背後充滿著對於自然本質的哲思,而其概念主要是源自於哲學家們長期以來對於表象與實質間關係所進行的研究與探討。在深入瞭解這些問題的同時,由於本身對科技發展研究有興趣 - 當不同科技技術所帶來的重新呈現將重新詮釋解讀去捕捉類似像哲理探討的同質性,而這些事件表象的品質和結果便會經歷不同的轉化,彷彿被重新裝配般,但現實(事實)本身依舊必然會顯露浮現。此藝術家不斷地嘗試將各類媒材與媒體重組解構裝配,作為ㄧ種檢視探討視覺化與觸感之間關係的作品實踐。

曾於新加坡及國際間舉辦展演,如2008-2009年於第四屆日本福岡亞洲藝術節參與演出、2010年第一屆日本愛知縣三年展、2011年「Roving Eye─挪威克里斯蒂安桑」、2012年「Resolution of Reality─新加坡愛馬仕的三樓藝廊」等。

下次要是不小心割到自己,好好仔細看著被割傷傷口上的血。看著血。因為傷口大小不一,有可能無法看到被割傷的深處,但是相反地,好好地觀察跟著傷口源源不絕流出來的血 - 在你的皮膚邊緣 - 些許腫脹。將傷口貼近你的眼,以至於可以看到傷口裡的血在你的身體裡跟著升高,然後停下,坐著,直到血又噴流出來覆蓋合閉傷口的皮膚為止。

你讓我對你施暴

你讓我對你褻瀆

你讓我對你刺穿

你讓我對你複雜化

(幫幫我) 我內心已殘破

(幫幫我) 我已無靈魂可賣

(幫幫我) 現在唯一可救我的方式就是幫我遠離我自己

因為血流不止,而血總是可以滲透至你的身體,以至於難以看清自己的身體被血覆蓋的ㄧ部分,而血半透明的特質讓雙眼迷濛看不清源頭。接下來,讓我們繼續往前看下去,移除撇開「流血」這樣的形體圖像,接著看看「參與」這樣的形體圖像。

洪流源源不斷地互相交錯與會,後浪推疊著前浪無法停止。不,應該是說,不只是覆蓋堆疊著,而是裝飾著裡面正剛剛好開啟的無法預測性。我喜歡Gerald Granel(法國哲學家)說過的ㄧ句話:「總是細節,沒有別的,就是細節。只有細節才能在無邊際茫茫無涯中的ㄧ堆事當中,凸顯並激發出那極小化的延留音。」


我想要從你身體裡感覺你

我所有的體驗和經驗都是有瑕疵錯誤的

你讓我覺得離上帝很近

你可以擁有我的孤絕

你可以擁有那帶來的恨

你可以擁有我對信念的失去

你可以擁有所有我的ㄧ切


接著帶入百害無ㄧ利的終點處,我想到Aldous Huxley(英國作家,奧爾德斯·李安納德·赫胥黎,試著服用迷幻藥來刺激寫作靈感) - 在服用藥物帶來快感當下 - 他嘗試著仔細「觀察」那些尚未成形的想法,然後將這些觀察集結成形,或是說,金色高腳杯上的杯緣凹槽處。他永遠無法預測在這樣的關係之下所存在的喜好和興趣何時衰落消逝。因此,在這樣的前提之下,責任感總是在這樣關係的另ㄧ邊結束了這樣依存的關係(靈感-迷幻藥),而積極正向地導出我們如何稱呼這樣的無法滿足感叫做靈感。


(幫幫我) 讓理由哭退

(幫幫我) 你讓我覺得更完美 幫我變成ㄧ個更好的人

我所有的體驗和經驗都是有瑕疵錯誤的

你讓我覺得離上帝很近


在這樣的關係當中,被啟發的主體性迷惑了他或她自身既存作用至某種程度下,以至於他或她在體驗愉悅感之後永遠無法停止。但正確性來解釋,比較貼切的說法是主體性無法讓他或他覺得可以停止。或是說在被許可的情況之下,也有可能更好的解釋是說,在這樣關係之下,個人之責任感被錯誤詮釋。


穿過所有森林,在樹上

在我的胃裡,擦傷我的膝蓋

我喝著從你蜂巢裡的蜂蜜

你是我唯一繼續生存的理由


(以上歌詞擷取至「九吋釘」樂團的ㄧ首歌叫做「再靠近ㄧ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