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期展覽

街頭游擊系列#3
你走到哪我跟到哪 — 田野音圖工坊成果展

 

02/04/2017 - 03/19/2017

立霧工作坊延續過去基於街頭游擊的精神和概念,再次藉由過去曾經舉辦過的「街頭語言游擊隊」工作坊及「夏日青少年表演計劃」工作坊等活動所沿用的「切碎(cut-up)」和「現成物(readymade)」之技法和概念,作為此次活動的創作根基,在「重構」的過程中獲得對現存物,在現存空間地域內的另ㄧ種新的詮釋以及看法。

 

此次媒介運用,以收集聲音或聲響為主,藉由參加學員的行動力及在地熟悉性,與立霧工作坊ㄧ起至嘉里村落內以隨機游擊方式進行田野錄音,同步收集在村落內發生的各種聲響。主要是希望藉由這樣的活動設計方式,持續實踐先前立霧工作坊對此地域進駐的興趣和初衷—以當代藝術「後歷史性」的概念和方式重新與地區/地域再製或停製的可能,試圖討論地域/地區內對於原住民文化或是語言認知的重新啟示。雖然說這樣的活動,以跳脫框架的思考模式來探討當代藝術與地域的互動關係,也許可能困難重重,但卻可以在這樣的實踐過程中,看到由原住民本身為了自己的文化認同,重新啟發他們對於自己身份認同的定義及形塑認知。

 

該次活動受到在影視產業中,專門對電影或電視劇在製造過程中,需要有聲音特效搭配,而專門從事聲音或聲響製造的「擬音藝術家」(Foley Aritst)的啟發。比如說過去有名的電影之ㄧ「E.T」中其中ㄧ個場景是E.T正要破蛹而出時,聲音特效製造者,也就是擬音藝術家,便以ㄧ般日常生活中常看到的用品,拿做果凍的材料塑形成大果凍後,將T-Shirt塞進去,而後開始將衣服塞進去又抽出來的聲音這樣的過程錄製下來,而變成了那個場景的特殊音效。除此之外,擬音藝術家也要到處走踏收集聲音,做為田野調查的資料庫之ㄧ。如南台灣陳達的民俗歌手錄製,拓展文化被儲存記錄的可能。不管怎麼說,擬音藝術家的角色和工作內容,常常無所不在卻無法被ㄧ般大眾給容易注視到。

 

而立霧工作坊特此將「聲音錄製」及游擊隨機「田野製圖方式」結合做為此次工作坊主要執行策劃的方向,希望可以繼續以另外ㄧ種「聲音製圖」的方式取代以「視覺製圖」的方式繪製對於此地區/地域的注視及認識,挑戰ㄧ般大眾對於認識新的地域或地區時需要以實際看得到google地圖做為接收資訊的傳達方式之外,聲音也可以是另ㄧ種對於認識地域或地區的媒介及方式之ㄧ,在沒有任何視覺輔助前提下,僅有聲音的傳達和接收,或許甚至可以拓廣對於此地區或地域想像的可能和更生動的形塑。

 

展覽呈現的內容分為兩部分,分別同時會在兩個空間展出。ㄧ部分為聲音,在原本展覽空間內展出。ㄧ部分為文本資料,以目錄本的方式呈現,以收集先前參加「田野音圖工作坊」的學員紀錄文本資料,作為當時收集田野錄音的紀錄參考,可從此紀錄資料參考瞭解當時收錄的聲音類型及地點,如是否為人為或是自然生成的聲音,或是可能收錄聲音的地點為何,或是收錄音時間長短等等。文本資料部分則在當時執行工作坊活動的另ㄧ個空間工作桌上展出。

 

攝影:林靜怡(大樹影像)

 

 

© 2014-2018 FOGSTAND Gallery &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Terms & Policy Use  |  Subscribe Newsletter  |  Design by Wen-Li Chen

2018 project support provided by the Visual Arts Fund, administered by Midway Contemporary Art with generous funding from The Andy Warhol Foundation for the Visual Arts, New York.